云计算时代大考:“国资云”事件引发了行业多少担忧?

本文来源:物联传媒

本文作者:飞鸟

最晚到23点59分,没有从前海云平台中完成数据备份和系统迁移的企业,可能会遭遇数据损失的困境。

因为根据该平台7月2日在官网首页发布的公告,自8月31日0点起,前海云平台将正式停止提供服务,为它短暂的“一年运营期”画上并不完美的句号。

根据停服公告,前海云平台由深圳市前海服务集团(原名:前海科创投控股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于2020年5月正式上线运行,服务内容包括有人才服务、智慧停车、云直播、咨询服务等,其中最重要的是为前海片区科创企业提供云服务,降低中小企业的上云和用云成本。

在更早期的新闻稿中,指出了前海云主要定位是多云管理平台,其“多云联盟”组织下涵盖了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AWS、Azure等知名云服务企业,以及前海云已经为1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帮助客户在实际运营中降本增效。

但正如那句老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数字化转型时代,云计算成为了众公司花钱投资的对象。

可即便有强如亚马逊AWS那般直接为集团贡献63.4% 利润来源的头号玩家,但若考虑政策变化、市场环境、竞争对手、集团资金实力、集团战略方向等现实因素,很难说云计算业务就能走得一帆风顺。

停服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上一阶段公有云厮杀的年代,我们曾罗列过不少失败案例,他们失败的原因大抵与公司基因、领导层的决策、选择的战略方向有所关系。

2015年10月,惠普宣布关闭Helion公有云服务,表示该赛道过于拥挤;

2016年2月,Verizon宣布将企业云计算以及托管服务出售给IBM;

2016年12月,思科宣布关闭公有云服务;

2017年4月,VMware宣布将vCloud Air业务出售,退出公有云市场;

2017年12月,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业务全停,公有云部门解散;

2020年,美团云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停止公有云服务。

到后期在国内市场环境中,随着近几年国家大力推行数字化转型,基于云产生的服务类型越发丰富,云办公、云游戏、云手机、云电脑等业态不断被推出。但很遗憾,在短短两三年时间内,在这些领域也开始出现业务关停的案例。

上月22日,“华为云电脑”宣布将于2021年8月15日23点59分停止服务和运营,届时用户将无法登陆和使用华为云电脑,因此提醒用户及时转存云电脑中的所有数据,停服后原有数据将被永久删除,不可恢复。

经查证,华为在 2018 年发布了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云服务产品“华为云电脑”,用户安装这款 App 后,不需要购买传统的PC硬件,可从手机或平板等“小终端”进入专属的个人云端电脑,借此实现移动办公、云手游等应用。

但现实是,由于网络传输质量的受限,用户对数据安全和隐私问题的担忧,再加上定位面向消费者的套餐费用偏高等原因,华为云电脑业务始终铺展不开。

这种状态下,即便行业里还能看到阿里推出的云电脑“无影”,微软推出的Windows 365云电脑,基于华为从硬件向软件、云和服务转型的新战略,现在对于华为云电脑来说也到了归一调整,重新出发的时候。

“国资云”事件,引发了行业多少担忧?

如果说之前的云行业只是全身心关注企业上云红利,偶尔因为企业战略转变或市场竞争导致业务失败。那么在上周五那张截图出来以后,一些潜在风险开始广泛受到注意。

上周五,一份天津市8月12日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的内容截图,迅速在云计算行业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实施方案》中所要求的,各企业需将已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台(如华为云、阿里云、腾讯云、沃云、天翼云、移动云等)的信息系统,续约到期日起2个月内全部迁移至国资云,原则上最迟应于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迁移至国资云。并且即日起,不得再与第三方公有云平台新签、续签云资源租用合同。

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业内不少专业人士对事件发表分析判断。

例如公众号尚儒客栈作者宁宇老师在撰写的《拨开“国资云”的迷雾》末尾,表示了他的三点看法:1. 天津国资委发了一个有瑕疵内容的文件;2. 瑕疵内容是“国资云”利益方视角,官方未修正,有偶然性;3. 文件内容被券商获取,截屏炒作。

关于国资云的来历被广泛阐明,一般是由各地国资委牵头成立,希望通过建设统一管理平台,推动国资国企数字化转型,激发企业创新活力;另一方面,旨在保护国资国企的敏感数据要素,强化数据安全。

目前出台国资云的地区机构,除天津国资委外,更早前还有浙江省国资委和四川国资委。

但不同的是,四川国资云和浙江国资云都已在一定程度上采用了阿里云等并不具有国资背景的厂商方案,天津国资委此次文件引起轩然大波的原因,不完全在于“国资云”这一新兴概念的打响,更在于对第三方公有云平台的直接排斥是否属实?以及它究竟是意义甚微的个别案例,还是政策定调、大规模推广前的放风试探?

结合上个月对滴滴启动的大规模调查;我国第一部有关数据安全的专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即将在9月1日起正式施行;以及政策约束足以令隔壁的教培行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来看,国资云的这一问题可大也可小,大部分人还是只能给出很谨慎的回答。

不过,主流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主要在两点:

上云促进数字化转型是趋势,加强企业数据安全也是趋势。

至于国资云背景厂商是否即将获得重大利好,第三方公有云厂商是否被迫份额溢出,就算短期内可能会呈现某种偏向,但考虑到云计算庞大的市场规模和正常的市场竞争规则,也能发现依然还有很多领域值得云玩家们大展拳脚。

如同Gartner研究副总裁Sid Nag曾表示的,超大规模提供商正在继续通过建立分布式云和边缘解决方案,将公有云的覆盖范围扩大到私人和本地地点,满足企业数据主权、工作负载便携性和网络延迟方面的需求。

另外,虽然云市场将继续增长,但企业决策者分散投资云I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的时代正在过去,他们将着重关注能够满足其应用场景需求的技术,因此云服务提供商未来的机会将来自边缘、5G、AI、安全等与云相邻的技术市场的增长。

也就是说,无论经历多少坎坷,在追风与跟热点以外,希望我们都能坚守住这个市场里最核心与本质的驱动。

参考资料:

1. 宁宇,《拨开“国资云”的迷雾》

2. 云头条,《前海云:停止服务》

3. 第一财经,《华为云电脑停止运营 高资费、网络延迟成为行业发展掣肘》